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76024946的博客

写得十分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姜孝群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2013年08月14日  

2014-09-30 18:05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雨花石《2013年08月14日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俯阑珊      (吴亦菲)

暮色开始四合,时间快得令人感到有些措手不及,也未给人去适应的时间。寂寥的白佛山山腰之中,甚是可怖,沙沙的脚步声、闲适的虫鸣和极不协调的欢声笑语划破了这里诡异的宁静。

拿着手电筒行进在深山之中,还要不时提防着脚下的碎石和疯狂乱窜的杂草,不时惊起几只飞蛾,扑闪着翅膀惊恐地逃开,想起脚下可能还会有四处逃窜的蜘蛛一家,吓蒙的蟋蟀,不觉后背一凉。可是,这里毕竟是大山,自然的夜,我们终究不是主宰,这里的东道主,是山上的万物,是以山为母的息息生灵。而我们,只是打搅了他们美梦的匆匆过客罢了。

夜,沉得更深了,当卸下行囊拼命喘息时,眼角的余光不觉瞥到了点点灯火,当转过头去时,霎时惊讶不已。这,便是我们日夜生活的城市吗?每天穿梭的城市原来也是这样动人,灯火阑珊,人心亦醉。但是,置身于深山之中,侣寒石而友虫豸,通明的灯火一下又变得陌生而熟悉,听惯了往日的喧嚣,即便这里听不到一丝杂音,但仍可想象出那条车水马龙的街道,刺眼夺目的车灯,甚至空调微微作响。人声鼎沸、机器嘶鸣,一切都让耳膜嗡嗡做响。突然,就感觉到山林的美好,“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”,令人煞觉清逸悠闲,不像那浮华的城市,每天都累得直至昏昏睡去。

相比之下,熄了手电筒,只给自己留下听觉,把一缕缕杂音剔除,觉得这时的山,变得更轻快了,虫类蜷伏了一天,便依偎在大山身旁整顿身心,还可以觅一下“睡前甜点”,我将自己浸身与一只小虫子的生活,便觉这种没头脑的小东西远比我们要快活,无虑。这真是一种不用纠结的生物啊。

将思绪从点点灯火拽回到遥远的征途上,忽的感觉我又是我了,我又拥有了形体,而不仅仅只是刚刚虚幻的思绪。

那头,是红尘的夜;这头,是自然的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仰苍穹

终于将沉重的身躯拖上了山顶,大人们便开始安营扎寨,我们便忙着背几篇古文,悠悠之声,响彻在大地的血脉之上,铿锵字句,砸落在高山的寒石之间。活动结束,和潘飞奔到一块悬崖边的巨石上,一起躺下,目及那灰蒙蒙的一片天,挂着几滴闪光,那,便是耀眼的恒星。拉起袖子,把表调到夜光,小小吃了一惊,已经是一点半了,熄了手电筒,枕着双手,就这么躺着,任狂风肆无忌惮的吹遍每一个角落,无视吹起吹落的碎发,其实,这种感觉挺爽。时间久了,我只觉星光洒满了我的双眸,若是有月亮,也不会是月光。月光太耀眼,太引人瞩目,太轻狂,星光则不然,它只是悄悄地、轻轻地散发自己的光,尽管会被宇宙无情的吞噬。

想着想着,不觉入了神,游移在幕布般浓重的夜色里,顿觉宇宙之无穷。

如此众多闪烁的星星,毫无规则的散落在每一块空地上。任何一个星系,都是浩瀚,如海水一般的浩瀚。潘说:“这里是海的夜。”宇宙比海还要深沉,还要博大,博大到令人不可思议,广阔的胸襟俨然是包容着无数的星儿,让人不断去猜想,果真是宇宙才有如此胸怀吗?这种博大,简直让人不敢去直视。

但是,这些被宇宙包容下的恒星,想必也一定是孤独的吧,或者说,他们注定是孤独的,只能是寂寞的活上几千亿年,要么散发微微的光,请这古老的光带去一丝讯息,或是在它即将逝去的那一刻,来一次人生中最壮丽的一搏。

博大着,同时又束缚着。

突然,一道耀眼的光芒划破深沉的天空,时隔一两秒,人们才反应过来“流星!”在剩下的时间里,我们都强迫着自己不睡觉,生怕错过了这么惹人怜爱的美丽。这种稍纵即逝的星星,给人一种留恋、一种释怀、一种情调。

仰望星空,找到一种博大;仰望星空,找到更多空间;仰望星空,让自己提炼、升华!

刹那间,又是一颗流星溜过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候朝阳

      早上醒来,雾气朦胧,一时还不能适应这种潮风,可是,它明明已经吹了我一晚上,不管怎么说,还是很冷,一摸表,已是4:12,看看旁边熟睡的人儿们,想想还是不叫醒他们了,自己转转吧。站起身,披上衣服,从崖边冲下眺去,景色甚是优美,薄雾一片、山影,树影便淡化在水气里,要蒸发了一般,透彻明亮。这比泰山的雾气要轻,但比庐山的雾气要浓,这山、这树、着人家便睡在这水气里,更加虚幻、飘渺。

走,看日出去!走到山的东方,发现一层云彩已被镀上了淡金色的边框。

不知此时这云叫什么名字,只知这少女双颊般绯红的透亮云彩,大概是王母娘娘不小心失手掉下的胭脂盒,染红了某片天空。

登临山顶,俯瞰大地,望及天空,却从未感觉如此的神清气爽。不时有几只不怕死的鸟儿掠过天空,影消声留,不绝如缕。

也算是应了那抹淡淡的、轻轻地红。

蓦的,不羁的太阳射出了第一道光芒,照亮了前方的山丘。顷刻间,刺得人瞳孔一紧,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普照众生。在阳光里,人人都是平等的。

阳光洒在背后暖暖的巨石上。涂走了我们的印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